韓國娛樂新聞

震撼K-pop界的8個最令人震驚的醜聞

當大部分音樂產業都在衰退時,K-pop卻繼續蓬勃發展。這種現象每年吸引了約50億美元的收入,它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七大最受歡迎的音樂類型。據估計,今年“Hallyu”(韓國流行文化)的受眾將達到1億人,約為韓國人口的兩倍。

在北美,這個行業的人氣和盈利能力已經爆發,美國的流行寵兒和他們的唱片公司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2019年,Lizzo和Lil Nas X與K-pop超級明星合作,分別為他們的歌曲“Truth Hurts”和“Old Town Road”進行混音。BTS可以說是韓國最著名的男團,曾與Halsey和Chainsmokers合作。

一直以來,K-pop藝員在聚光燈下,隨著行業角度在全球舞臺上的主導地位,他們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和審查。業界和粉絲們都希望他們有一個光鮮的公眾形象。

雖然絕大多數K-pop藝人都保持著良好的聲譽,但表演和形象維護的壓力可能會讓他們難以承受。近年來,K-pop已經發生了多起自殺身亡事件,醜聞頻出。

如果說K-pop藝人被鎂光燈照亮,那麼他們也從未遠離過這個行業的黑暗底線。從腐敗、性暴力到涉嫌販毒,以下是過去幾年中最令人震驚的K-pop事件。

 

據稱,K-pop歌手Rain和Se7en曾去過一家妓院。

 

2013年,有6名“娛樂兵”,也就是身為藝人的韓國軍人義務兵,被發現進入一家按摩店,有人說這其實是一家妓院。這些藝人中包括K-pop藝員藝人Rain和Se7en。一名按摩店員工說,這些演員支付了約147美元的服務費,但最後還是拒絕了,並拿回了錢。

據人物傳媒報導,這兩人公開否認參加任何非法活動,並聲稱他們去按摩店是為了治療膝蓋疼痛。據《綜藝》報導,他們兩人都因去按摩店和違反軍方政策而被判處10天的軍事監禁。

 

歌手Dahee被踢出她的樂團Glam -並被判處一年監禁-在試圖勒索一個著名的演員之後。

 

2014年,有報導稱,兩名女子,即糢特李智妍和K-pop藝人Glam樂團的Dahee,試圖勒索演員李秉憲,金額相當於420萬美元。李秉憲向執法部門報案,稱這兩名女子威脅要公佈他與她們一起喝酒並發表猥褻言論的手機視頻。

兩名女子後來承認了勒索行為。大喜說,她之所以參加,是因為她在經紀公司大喜娛樂公司欠了債。糢特李說,她曾與該男演員有染,而他拒絕了她。大喜被判入獄一年,李某被判一年零兩個月。
Dahee“成了李智妍復仇陰謀中不幸的幫兇”,SeoulBeats在談到這起醜聞時寫道。儘管如此,她很快就被踢出了她的樂團Glam。不久之後,該組合的合約被終止。

 

2NE1的樸峰被指走私毒品。

 

人氣女子組合2NE1的歌手樸寶姆被指控在2014年通過國際郵件收到80多顆阿德拉藥片。樸槿惠和她的管理層聲稱,這批藥物是醫生開的治療抑鬱症和焦慮症的處方,並堅稱這些藥物是郵寄的,因為樸槿惠太忙了,無法親自去美國取藥。

Adderall在韓國是被禁止的,但樸槿惠最終通過證明自己有使用該藥物的病史,得以逃避指控。她說:“當我帶入阿德拉時,我被貼上了毒品走私者的標籤”。

 

團體“毒品餐廳”的鄭俊英和FT島成員崔鐘勳被認定犯有輪奸罪和傳播性愛錄影帶罪。

 

K-pop藝員鄭俊英和崔鐘勳因在2016年先後兩次輪奸兩名女性,分別被判處6年和5年監禁。隨著醜聞的出現,崔鐘勳離開了他的樂團FT Island,並退出了這個行業。

除了輪奸,鄭秀文還被認定拍攝自己的性行為,並傳播這些錄影–所有這些都是在合作夥伴不知情或未經同意的情况下進行的。他在一個群組聊天中分享了這些視頻,其成員包括現在已經名譽掃地的歌手Seungri。
Jung的罪行是韓國“spycam色情”破壞性趨勢的一部分,引發了女性和盟友的廣泛示威。隨著該國#MeToo運動的湧動,抗議者走上韓國首爾街頭,高呼“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在宣判聽證會上,當法官宣讀他們的刑期時,崔和鄭兩人哭了起來。記者亞當-萊特寫道:“但只有他們知道,他們的眼淚是為事業和名譽的死亡而流,還是出於對自己行為的羞愧和對受害者的悔恨”。

 

歌手IU唱的是童書中的珍愛人物–作為“性對象”。

 

超級明星歌手IU在韓國特別受重視的巴西兒童讀物《我的甜柳丁》中的主人公被指性侵,面臨責備。這個故事以里約熱內盧為背景,講述了小男孩澤澤的生活。

IU用一首歌唱出了這個男孩的故事。“澤澤,快上樹來親吻樹葉,不要調皮不要傷害樹,上樹來拿最年輕的葉子……你天真卻精明,透明卻骯髒,裡面住著什麼,無從得知。“

據《韓國時報》報導,該書的韓國出版商在2015年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對將5歲的角色描繪成性對象的管道感到遺憾”。

IU先是否認了這首歌“將五歲的孩子性侵”,之後又為歌詞道歉。

 

一名K-pop音樂視頻導演捲入了韓國最高權力層的腐敗醜聞。

 

2016年,K-pop音樂視頻導演車恩澤被捲入包括時任總統樸槿惠在內的腐敗醜聞。當時46歲的Cha恩澤曾與江南Style的藝員Psy和Big Bang樂團合作。檢察官指控他利用他與時任總統樸槿惠的一比特親信的關係,與私營公司和政府機構簽訂大契约。

車忠友被控濫用職權、脅迫、貪污等罪名。而被檢察官描述為“同案犯”的樸槿惠則成為首位面臨刑事指控的現任總統。2017年,車俊傑被認定罪名成立,被判處3年監禁。

 

N.Flying的愛將光真被指與粉絲有不正當行為。

 

人氣組合N.Flying的創始成員光振,在2018年被指與粉絲有猥褻行為後,自願離開樂團。網上最早出現的指控是他有性行為不端。N.Flying的唱片公司FNC表示,與對光振進行指控的個人進行了會面。FNC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包括光振與粉絲的約會緋聞、性騷擾指控等傳聞的內容都不屬實”。

但該公司補充說,光振確實有“在官方宣傳活動之外與粉絲進行私人會面”,這違反了該公司對藝人的規定。FNC表示:“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尋求與粉絲的私人關係,對於一個樂隊成員來說都是不恰當的行為。“FNC補充說,”如果一些網上帖子被證明是虛假的和具有惡意的性質,它將採取嚴格的法律行動。“

 

曾經是巨星的勝利,卻陷入了性暴力和賣淫的爭議中。

 

曾經是K-pop最耀眼的藝員之一,藝人勝裏一直處於一系列持續醜聞的中心。2019年初有報導稱,他曾與包括鄭俊英在內的其他K-pop藝員在一個消息群聊中,分享了自己與女性發生性行為的視頻。這些視頻是在女性不知情或未經同意的情况下錄製的。

當年晚些時候,首爾市警方對勝裏展開調查,他也隨即離開了自己的組合Big Bang。他當時在Instagram上寫道:“我想我現在最好離開娛樂圈。“這導致他的唱片公司的股票暴跌了14%之多。1月,勝裏被起訴,罪名包括賭博和組織賣淫。

Related posts

7比特韓國明星透露自己做了整形手術

Patricia Sam